ag电子→复古花园
某生物有限公司與崔某、章某證照返還糾紛案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 某生物有限公司與崔某、章某證照返還糾紛案

    趙潔瓊、陳清



    案情簡介

      2013年4月1日,金某出具由其簽字蓋章的授權書一份,該授權書內容為“本人金某全權委托崔某辦理某引進計劃一切工商注冊登記事宜(如需要簽名亦授權崔某代行)。”2013年5月27日,南京市投資促進委員會向金某、崔某作出《關于同意設立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批復》。2013年6月6日,生物公司經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設立,法定代表人為金某,注冊資本為200萬元,股東為金某、崔某(兩人出資各占公司注冊資本的50%),金某為公司執行董事,楊某為公司監事。其后,崔某自行任命楊某為公司辦公室主任及聘請夏某為公司會計、章某為公司出納,并出具由生物公司蓋有公章的相關任命材料。生物公司成立后,由崔某實際負責管理,但公司未有經營活動。生物公司在設立后亦未召開股東會,未對公司的營業執照正副本、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印鑒章、財務專用章、公司帳薄及合同等物品作出具體安排,該部分物品公司完成工商注冊手續后,亦在崔某實際控制管理生物公司期間,分別安排由章某、夏某、楊某等相關人員保管。公司公章、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等物品交由楊某保管,法定代表人印章交由章某保管。
      生物公司章程載明:生物公司股東會是公司的權力機構,行使審議批準執行董事的報告等職權;執行董事對股東會負責,行使決定公司內部管理機構的設置,提請股東會決定聘任或解聘公司經理及報酬事項,并根據經理的提名決定聘任或者解聘公司副經理、財務負責人及其報酬事項等職權;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公司執行董事擔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依照本章程規定,代表公司行使職權的負責人,法定代表人無法履行其職權時,應當以書面形式委托代理人,代其行使職權;經營管理機構設總經理一名,總經理由股東會聘請或解聘;總經理對執行董事負責,行使擬定公司內部管理機構設置方案,提請聘任或者解聘公司副經理、財務負責人,決定聘任或者解聘除應由執行董事決定聘任或者解聘以外的負責管理人員等職權;公司職工的雇傭、解雇……等事宜,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和法律法規的有關規定,經執行董事研究決定方案,擬定勞動合同文本后,由公司和公司的工會組織集體或個別訂立勞動合同加以規定。
      《2012年度南京領軍型科技創業人才引進計劃創業計劃書》中的創業團隊其他主要成員列表載明,崔某的角色為全職總經理,團隊其他成員介紹欄中載明“擬任總經理崔某……。”
      2014年7月24日,金某函告崔某,對其“擅自以總經理名義營運”提出異議,要求其繳回公司物品。但崔某均不予理會,且拒不履行出資義務,導致公司一直無法經營。為維護公司合法利益,金某代表生物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崔某、章某立即返還公司營業執照正副本、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印鑒章、財務專用章、公司自設立起至今的所有賬務賬簿及合同。
    【代理意見】
      我們認為,金某有權以生物公司名義進行訴訟,生物公司的原告主體資格適格。金某作為生物公司法定代表人,其所進行的訴訟行為就是生物公司的訴訟行為,直接對生物公司發生法律效力。崔某、章某繼續持有公司營業執照等物品無合法依據,其負有返還公司營業執照等物品的義務。
    一、金某有權代表生物公司訴請崔某、章某返還相關證照等物品。
      (一)關于金某身份的問題,根據現有證據,金某為生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1.生物公司的工商登記信息顯示,金某為生物公司法定代表人;2.金某本人以法定代表人身份提起本案訴訟并簽署相關授權委托書。
      (二)關于公司意志代表權的問題,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權代表公司提起訴訟。本案中,法定代表人與公司公章控制人并非同一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四十八條第2款的規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進行訴訟”,法定代表人是公司意志的代表機關,在公章控制人與法定代表人不一致時,應當由法定代表人行使公司意志的代表權。在無相反證據證明下,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義作出的行為應當視為公司的行為,金某作為生物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權代表公司提起訴訟。
      (三)關于證照返還請求權的問題,金某作為生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有權代表生物公司訴請公司證照等物品返還。生物公司系依法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具有獨立的法人資格,享有法人財產權。本案訴爭的生物公司的公章、營業執照等物品,是生物公司的合法財產,為生物公司維護公司正常運營所必需。生物公司當然擁有上述印鑒、證照等物品的所有權。在公司章程等文件上沒有明確限制時,金某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權在公司的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范圍內代表公司從事民事活動,包括基于所有權請求證照返還。
    二、崔某、章某能夠且應當返還相關證照等物品。
      (一)崔某、章某控制和管理著生物公司的相關證照等物品,具有相關證照等物品的返還能力。本案中,崔某、章某認可其管理和控制著相關證照等物品,但其認為該管理和控制系基于職務行為。故崔某、章某作為相關證照等物品的實際控制人具有相關證照等物品的返還能力。
      (二)崔某、章某現無權控制和管理生物公司的相關證照等物品,具有相關證照等物品的返還義務。如上所述,公司的相關證照等物品的所有權人為公司,其他人占有或控制公司的證照等物品應當有公司的授權。崔某、章某主張其系依據職權具有生物公司證照的管理和控制權,但崔某、章某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其對證照的管理和控制有章程規定或股東會決議等公司的有效授權。實際上,章某等人的職務亦是崔某單方安排的,未根據公司章程或者內部規章制度進行任命。現生物公司與崔某、章某就證照返還問題產生糾紛且公司已處于非正常經營狀態,崔某、章某在沒有明確章程或有效公司內部決議授權的情況下,無權繼續控制或管理相關證照等物品。公司作為相關證照等物品的所有權人主張返還,崔某、章某作為相關證照等物品的實際控制人具有相關證照等物品的返還義務。
    【判決結果】
      一審法院判決崔某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生物公司返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正副本、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公章、法定代表人印鑒章、財務專用章、公司自設立起至今的所有賬務賬簿及合同;章某對上述第一項中生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印鑒章承擔連帶返還責任;駁回生物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判決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
    【裁判文書】
      一審法院認為:關于本案的法律適用問題。本案中,崔某系臺灣地區居民,故本案屬涉臺商事糾紛,應比照涉外商事案件處理。生物公司與崔某當庭明確表示選擇適用大陸法律,根據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一審法院確定大陸法律作為審理本案糾紛所適用的法律。 
      本案中,生物公司于2013年6月6日經工商注冊設立后,未開展具體的經營活動,亦未形成有關公司決議,該公司的實際管理人為崔某。雖然崔某、章某提交的《2012年度南京領軍型科技創業人才引進計劃創業計劃書》中載明,崔某擬任總經理,但生物公司未正式任命崔某為公司總經理。在崔某管理該公司期間,生物公司的財務專用章、公司賬簿,公章、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法定代表人印鑒章等物品分別交由夏某、楊某、章某保管。而上述物品依法均屬生物公司所有,故作為法人主體的生物公司在要求崔某將上述物品返還公司時,崔某作為公司實際管理人有責任將上述物品收回并返還公司。雖然崔某、章某主張該部分物品不應交還金某,而本案系金某代表生物公司起訴,故生物公司所提出的訴請不應得到支持;但本案提出相關訴請的主體系生物公司,而非金某個人,故崔某、章某的該部分抗辯理由,不能構成其對生物公司的有關返還上述相關物品的免責事由。在生物公司明確要求崔某、章某向公司返還上述公司物品的情況下,作為實際控制管理人的崔某應負責收回生物公司的財務專用章、公司賬簿、公章、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法定代表人印鑒章等物品并向生物公司返還,章某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印鑒章保管人應對該印鑒章承擔連帶返還責任。生物公司提出的前述訴訟請求,部分合法有據,應予支持。
      二審法院認為,關于本案訴訟主體問題,崔某、章某均主張金某提起本案訴訟的權利應受到限制。本院認為,生物公司是經工商行政管理機關依法核準注冊的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和生物公司章程的規定,金某作為生物公司的執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有權以生物公司名義提起本案之訴,主張返還公司證照等。至于金某的股東身份以及金某與崔某之間糾紛的其他情況,并不構成生物公司行使本案訴權的障礙。 
    關于崔某、章某是否應返還生物公司證照、印鑒章等,崔某主張其不占有案涉物品,不具有返還義務,章某主張其作為生物公司的出納,保管印鑒章系職務行為。本院認為,根據生物公司章程的規定,總經理由股東會聘請,公司財務負責人由公司的執行董事根據經理的提名決定聘任;公司職工的雇傭亦應經執行董事研究決定方案,由公司和公司的工會組織集體或個別訂立勞動合同。依據查明事實,崔某系生物公司在《2012年度南京領軍型科技創業人才引進計劃創業計劃書》中列明擬任命的總經理,章某系崔某經營公司期間所聘出納并實際保管法定代表人印鑒章。雖然崔某及章某的聘任與公司章程的具體要求不完全符合,并不影響上述聘任行為的合法性。但是崔某、章某的職務身份不能對抗公司向其主張返還時應承擔的義務。案涉爭端出現之后,生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義提起本案之訴主張返還證照、印鑒章等物品,具有法律和章程依據,則崔某作為公司的實際管理者,章某作為印鑒章的持有人,應予返還。章某所主張的保管系基于職務行為、應通過勞動爭議來解決等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另,崔某、章某還以相關證據未經公證認證為由質疑原審法院存在程序問題。本院認為,一審中崔某已認可其曾收到過案涉存證信函,表明其對存證信函的真實性予以確認,故無需再辦理公證認證手續,一審法院將該存證信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并無不當。
    【案例評析】
      公司證照返還糾紛與普通的損害公司權益的財產返還糾紛案件及普通的物權法意義上的基于物上返還請求權提起訴訟的案件所適用的法律是有所區別的。返還原物糾紛的法律依據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四條;公司證照返還糾紛的法律依據主要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四條,《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條、第一百四十九條。以下就本案中涉及的幾個具體法律問題,進行探討:
    一、公司意志代表權的認定與公司證照返還糾紛訴訟的主體確定
      如前所述,公司證照返還糾紛與一般物權糾紛不同。公司印章應當為公司所有。公司是法人,其法定代表人為其意思表示機構,現如以公司為名提起返還證照之訴,首先需判斷是否有權利代表公司提起該訴。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法定代表人對外代表公司,公司提起訴訟,通常情況下,以法定代表人簽字及印章為準。而一般情形下,法定代表人的確認以工商登記為準。當公司法定代表人與公司實際控制人不同一時,如無公司章程或者股東會決議等明確規定由公司實際控制人占有、控制公司證照,則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權要求公司證照的實際占有、控制人返還證照。本案中,金某作為生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有權代表公司訴求崔某、章某返還公司證照等物品。
    二、關于相對人應當且可以返還公司證照等物品
      相對人應當且可以返還公司證照等物品舉證重點主要有兩方面:第一是證明被告無權占有公司證照,主要是針對被告系原合法占有人的情形,舉證往往都是通過股東會決議、董事會決議等形式,證明被告作為公章管理人的資格已經被廢止,舉證難度并不太大。
      第二是證明被告確系訴訟當時占有公司證照,這個是返還公司證照糾紛的舉證難點,很多案件因為原告無法舉證證明被告持有證照,而導致訴請被法院駁回,因此,作為原告需特別注意相關事實的舉證責任問題。本案中,原告提交了生物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及驗資報告、存證信函及金某出具的陳述等用以證明兩被告實際掌握、控制生物公司的證照等物品,崔某、章某雖質證認可了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但認為無法證明其實際持有公司證照等物品,而法院最終集合本案其他證據證明的案件事實進行綜合認定,兩被告實際控制生物公司證照等物品。
    【結語和建議】
      公司的證照返還糾紛是一類常見的公司糾紛,往往股東之間、管理層之間發生重大變動或者矛盾時,各方為了控制公司,首當其沖發起的就是公司證照的爭奪。
    本案生物公司的兩名股東均系臺灣地區居民,故本案屬涉臺商事糾紛,具有一定代表性。金某代表生物公司起訴要求返還的是公司營業執照正副本、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印鑒章、財務專用章、公司自設立起至今的所有賬務賬簿及合同,這些證照等物品與公司的經營密切相關,本案雖表現為公司證照返還糾紛,但其實質是公司控制權之爭奪。公司法定代表人與公司實際控制人不同一,通常易發生此類糾紛,而公司證照作為公司正常經營之必備,易成為各方爭奪之重點。公司證照返還之訴在其看似單薄的案由外,實際集中了公司控制權爭奪的各種矛盾。
    證照返還糾紛一旦發生,對公司利益造成的損害不容小覷,因此建議公司在成立初期,一定要有長遠預防意識,通過一系列的證照保管制度設定予以控制,以期更好地維護自己的權益。



     

    版權所有: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未經本律所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鏈接,否則視為侵權!
    地址:中國·南京·奧體大街68號國際研發總部園4A幢17樓    總機:025-82226685 傳真:025-8222669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7026267號

    ag电子→复古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