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电子→复古花园
王某涉嫌受賄罪二審辯護詞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精彩辯詞
精彩辯詞
  •   精彩辯詞
  • 王某涉嫌受賄罪二審辯護詞


    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被告人王某及其父親王某某的委托,指派我們作為被告人王某的二審辯護人。辯護人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王某犯受賄罪的證據嚴重不足,現基于庭審并結合我國現行的法律規定、相關司法解釋,針對本案發表以下辯護意見:


        第一部分,關于事實認定部分
        一、
    原審法院雖然查明2011年10月13日某報社黨組決定給予上訴人王某撤銷行政職務、停止工作的處分,但未能查明某報社黨組存續、終止的具體時間,也未能查明作出上述撤銷決定的原因,及該撤銷決定本身的合法性問題。因此,原審法院據此以該證據作為認定改制后上訴人王某仍然具有國家工作人員主體身份,違反了證據采信的基本原則。
        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在改制后仍然具有國家工作人員主體身份的證據之一就是2011年10月13日某報社黨組作出的對上訴人撤銷行政職務的決定,并據此認定改制后上訴人的主體身份仍然屬于國家工作人員。該證據在形式上雖然具有證明力,但是該證據的形成不具有合法性,也不具有實質性的證明力。主要理由是,某報社事業單位法人注銷登記申請書、2012年8月27日某傳媒有限公司(系某報社改制后的主體)黨組的說明和2012的10月11日某傳媒有限公司的復函等三份證據均證實某報社黨組隨著某報社的注銷而不再存在,從2009年12月起,某傳媒有限公司已開始籌建黨委,2012年6月份,某傳媒有限公司黨組成立。因此,2011年10月13日,某報社黨組在已經不存在的前提下對上訴人作出上述撤銷決定已不具有合法性,同時,2012的10月11日的復函第六點也對依某報社黨組名義作出撤銷決定的原因作出了說明,該說明也能夠證實,某報社改制后,上訴人王某并不具有國家工作人員的主體身份。

        二、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王某2009年9月8日至2011年10月13日期間,負責技術部工作,技術部負責三家公司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王某在某報社改制后的工作范圍包括某傳媒有限公司、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系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變更后名稱)和某新媒體發展有限公司的主要證據是2012年7月31日趙某的證人證言。而該證據屬于孤證,沒有任何書證相佐證,并且和檢察機關、辯護人提供的相關證據相互矛盾,具體是:
        1、趙某證實某報社改制為某傳媒有限公司,原審法院據此認定為某報社變更為某傳媒有限公司,該事實和相關書證明顯存在矛盾。事業單位法人注銷登記申請書和江蘇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司準予設立登記通知書(某傳媒有限公司)能夠證實某報社采取的是注銷方式,某傳媒有限公司是新設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兩者并非變更關系。
        2、趙某證實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的技術部的服務范圍有采編、股份公司經營、新媒體等幾塊,這幾塊的技術均由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的技術部來做,原審法院據此認定上訴人的工作范圍涵蓋三家公司,而該證言與相關書證、證人證言之間存在矛盾。首先,和辯方提供的孟某某2012年8月16日的證言,2012年10月11日的復函等證據存在矛盾,這些證據不但能夠推翻趙某的證言,而且能夠證明三個公司是相互獨立的;其次,趙某證言不能得到上訴人與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的印證,該勞動合同能夠證明上訴人的工作范圍僅限于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并不包括某傳媒有限公司和某新媒體發展有限公司;最后,趙某證言和三家公司的驗資報告、工商登記資料及辯護人提交的相關證據相互矛盾。這些證據能夠證明三家公司是相互獨立的,工作范圍不存在交叉的事實,這些書證的證明效力明顯高于趙某的證人證言。
        3、原審查明的事實中雖然沒有涉及技術部的設立問題,但原審在認定有關事實的證據中涉及到改制后技術部先后劃歸給某傳媒有限公司和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技術部的成立與否涉及到上訴人王某的職權的基礎事實問題,在此,辯護人認為有必要對該事實予以澄清和說明。從現有的證據來看,2012年7月31日趙某的證言同樣和相關書證存在矛盾,且得不到相應證據的印證。首先,事業單位法人注銷登記申請書的書證能夠證實某報社已經注銷,因此作為某報社的下設部門技術部,當然隨著該報社的注銷而注銷,因此不存在改制后技術部劃歸某傳媒有限公司的事實。其次,孟某某2012年8月16日的證言,2012年10月11日的復函等證據能夠證實某傳媒有限公司并未設立技術部,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技術部也是后設立的。

        三、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的工作范圍涵蓋了某報社、某傳媒有限公司、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某新媒體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上述公司的電腦或服務器的采購申請、采購前與供應商的談判、對電腦硬件、軟件以及網絡的維護、設備采購、更新的把關和驗收等技術業務,該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原審法院作出上述認定的基礎證據仍然是2012年7月31日趙某的證人證言,對該證言的真實性及證明效力問題,辯護人在前述的辯護意見中已有所涉及,在此不再展開。辯護人要說明的是,第一,該工作的職責是某報社技術部主任助理的工作職責,檢察機關沒有提供某報社改制后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技術部制定或者繼續延用原職責的相關證據,也就是說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新設立的技術部存在該書證;第二,辯方提供的掌上快報手機閱讀項目開標會議程序、2012年10月11日的復函等證據能夠證實上訴人王某并不是上述業務范圍的實際負責人,不具有決策權,其提供的工作僅屬于技術勞務的范疇;第三,2012年10月11日的復函證實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技術部后并沒有任命上訴人王某為該技術部負責人,該事實也能夠證明上訴人王某為上述業務范圍提供的服務屬于技術服務,不具有職權的性質。2011年10月13日中共某報社黨組的撤銷決定及2012年10月11日的復函能夠證實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仍然以中共某報社黨組的名義撤銷上訴人職務的行為的事實,相反也能夠印證在某報社技術部被撤銷的前提下,并沒有重新任命上訴人擔任該職務,否則,作出任命的黨組或公司完全可以以該黨組或公司名義撤銷其任命的職務。

        第二部分,關于一審程序部分
        一審法院對辯護人提交的相關證據未作出認定,程序違法。
        一、
    在一審期間,辯護人提交了2012年8月16日《調查筆錄》、2012年8月16日某報社股份有限公司的說明、某傳媒有限公司和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多名員工的一系列任免決定書。這些證據涉及到趙某2012年7月31日證言的證明效力問題。
        二、一審法院對辯護人提出的檢察機關舉證的王某的主體身份與起訴書指控的主體身份不一致的觀點,一審法院判決未作出裁決。起訴書指控王某擔任某傳媒有限公司技術部主任助理及報社跨平臺手機閱讀客戶端項目招投標小組成員,而事實上檢察機關并未提供直接證據予以證明,提供的間接證據也不能證明其指控主體。
        三、一審法院對辯護人提出的控方指控王某在報社改制后仍然具有公務職務的事實的合理懷疑不能排除的辯護觀點未作出裁決。一審期間辯護人提交了李某、周某等人的任命決定書,從而證明改制后公司人員的職權的產生需經任命程序,而非改制前后的自然延續,從而提出在未任命上訴人王某具有職權的前提下,有義務對上訴人王某改制后仍然具有職權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而一審法院并未對該事實和觀點作出認定。

        第三部分,關于法律適用部分
        原審判決認為上訴人王某受聘擔任技術部主任助理,負責技術部工作,其工作范圍涵蓋了三家公司,行使技術業務方面的管理職權,屬于在國有公司中從事公務的人員,應當認定為國家工作人員,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一、從某報社和幾家公司之間的相互關系上看,技術部在改制前后不具有前后承繼的關系,據此相對應的是上訴人的職務和對應的改制企業之間不具有內在的邏輯關系。某報社的注銷,作為該報社下設機構的技術部當然注銷,因此在技術部注銷的前提下上訴人王某的職權的合法性就失去了基礎前提,檢察機關認為改制后上訴人仍具有改制前的職權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同時,依據法[2003]167號《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第一條第(二)項的規定,“國有公司、企業改制為股份有限公司后,原國有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和股份有限公司新任命的人員中,除代表國有投資主體行使監督、管理職權的人外,不以國家工作人員論”,該法條的立法本意為,一是國有公司、企業改制后,不能因行為人在改制前的國有公司、企業中從事公務,而認定其為國家工作人員;二是國有公司、企業改制后,在股份有限公司中代表國有投資主體行使監督、管理職權的人員,應當認定為受委派從事公務的人員。據此,說明上訴人在改制后并不當然具有從事公務的本質特征。
        二、在檢察機關未提供證據證實某報社傳播有限公司任命上訴人王某為該公司技術負責人的前提之下,認定王某的行為具有職權的性質,無法律依據。職權的取得必須經合法的任命或委派,檢察機關在未提供相關任職書證的前提下,認定上訴人王某工作職權具有公權性質,屬于有罪推定。
        三、原審法院混淆了技術勞務和技術管理的職權的區別。兩者的區別在于該勞務活動是否具有職權的內容,具有職權內容的屬于法律上的從事公務的行為,相反屬于勞務。依據法[2003]167號《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第一條第(四)項的規定,“從事公務,是指代表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等履行組織、領導、監督、管理等職責。公務主要表現為與職權相聯系的公共事務以及監督、管理國有財產的職務活動。如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依法履行職責,國有公司的董事、經理、監事、會計、出納人員等管理、監督國有財產等活動,屬于從事公務。那些不具備職權內容的勞務活動、技術服務工作,如售貨員、售票員等所從事的工作,一般不認為是公務”。從該規定來看,所謂的管理、監督國有財產的主體范圍一般地限定為董事、經理、監事、會計、出納人員,并不包含技術服務工作。

        綜上所述,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王某具有國家工作人員主體身份的事實不清,法律依據錯誤,請求二審法院查明事實,改判上訴人不具有國家工作人員主體身份,并判決上訴人不構成受賄罪。
        以上辯護意見敬請法庭采信!



                                       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承辦律師:王興元 許重會



     

    版權所有: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未經本律所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鏈接,否則視為侵權!
    地址:中國·南京·奧體大街68號國際研發總部園4A幢17樓    總機:025-82226685 傳真:025-8222669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7026267號

    ag电子→复古花园